阅读新闻

“华陵”只会助长个人崇拜

发布日期:2021-12-05 17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自4月5日有媒体报道山西交城县陵墓投资约一亿元、面积10公顷(相当于14个标准足球场大)的消息后,针对舆论热议,交城县民政局副局长回应称报道失实,其实整个陵墓总面积为4260多平方米,总投资约为1200多万元。(《齐鲁晚报》4月18日)

  暂不论报道是否失实,也不论的功过是非,我只想从墓的形制和称谓上表达点个人想法。

  为什么媒体统称墓为“华陵”呢?因为从新闻图片中可看出,尚未竣工的墓确实是按照帝王陵墓的规格和形制建造的,它依山而建,居高临下,俯视交城。共有392个台阶(与中山陵一样),两侧有白玉栏杆相护。满山满坡种上了松柏。在墓地之巅将安放一尊石鼎,的骨灰将安放于此。整个墓地显得高大巍峨,气势非凡,俨然一派帝王气象。“华陵”之谓即本乎此。

  众所周知,自战国始,凡是帝王墓地统称为陵,所谓茂陵、乾陵、东陵、十三陵等是也。这些陵大多依山而建,或者在平原垒土而建,封土之高如同山陵,占地广阔,耗资巨大,耗时历久,以此显现最高统治者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势。至于老百姓的坟墓,不但要称为“坟”,还受限在三尺以下,否则就是违法,要受处罚。其他大臣们的坟墓也有规格限制,不能随便超越,也没资格称为陵。

  虽然曾经担任我们国家的最高领导人,但毕竟不是皇帝,而且其在任时期的作为也是见仁见智、大可讨论的。史学界最近形成的比较一致的看法是,华在粉碎“”问题上有大功,在坚持两个“凡是”和继续热衷于搞新的个人崇拜上则有大过。对这样一位功过参半的政治领袖,外界的评议与其家乡人的评价肯定不同;基于乡情,交城县官民对自有一番特别的感情,这可以理解,但要用这种建陵的方式来表达敬仰之情,则未必妥当。

  一则,因为这样一来,有给外界一种盖棺论定的感觉:当地政府耗巨资建“华陵”客观上向世人传达了是位英明领袖的政治结论——在交城县委、县政府新近制作的一本《情满交山》画册里,开篇语的标题是“咬定发展主题建设伟人故里”,显然是将视为伟人。华是不是伟人,不是交城县党委政府说了算的,当然有关华的政治结论也不能由小小的县委县政府来作,那得由中央来作。

  二则,时代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,崇尚自由、民主、平等,反对一切形式的等级秩序、皇权意识和个人崇拜,已经成为普世价值,再为某位去世的国家领导人建陵供世人朝拜,可谓逆历史潮流而动,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。无论建“华陵”者说得多么动听,说什么建陵是为了供国人缅怀、敬仰,事实上,这样做只会助长个人崇拜之风和封建皇权意识。

  自4月5日有媒体报道山西交城县陵墓投资约一亿元、面积10公顷(相当于14个标准足球场大)的消息后,针对舆论热议,交城县民政局副局长回应称报道失实,其实整个陵墓总面积为4260多平方米,总投资约为1200多万元。(《齐鲁晚报》4月18日)

  暂不论报道是否失实,也不论的功过是非,我只想从墓的形制和称谓上表达点个人想法。

  为什么媒体统称墓为“华陵”呢?因为从新闻图片中可看出,尚未竣工的墓确实是按照帝王陵墓的规格和形制建造的,它依山而建,居高临下,俯视交城。共有392个台阶(与中山陵一样),两侧有白玉栏杆相护。满山满坡种上了松柏。在墓地之巅将安放一尊石鼎,的骨灰将安放于此。整个墓地显得高大巍峨,气势非凡,俨然一派帝王气象。“华陵”之谓即本乎此。

  众所周知,自战国始,凡是帝王墓地统称为陵,所谓茂陵、乾陵、东陵、十三陵等是也。这些陵大多依山而建,或者在平原垒土而建,封土之高如同山陵,占地广阔,耗资巨大,耗时历久,以此显现最高统治者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势。至于老百姓的坟墓,不但要称为“坟”,还受限在三尺以下,否则就是违法,要受处罚。其他大臣们的坟墓也有规格限制,不能随便超越,也没资格称为陵。

  虽然曾经担任我们国家的最高领导人,但毕竟不是皇帝,而且其在任时期的作为也是见仁见智、大可讨论的。史学界最近形成的比较一致的看法是,华在粉碎“”问题上有大功,在坚持两个“凡是”和继续热衷于搞新的个人崇拜上则有大过。对这样一位功过参半的政治领袖,外界的评议与其家乡人的评价肯定不同;基于乡情,交城县官民对自有一番特别的感情,这可以理解,但要用这种建陵的方式来表达敬仰之情,则未必妥当。

  一则,因为这样一来,有给外界一种盖棺论定的感觉:当地政府耗巨资建“华陵”客观上向世人传达了是位英明领袖的政治结论——在交城县委、县政府新近制作的一本《情满交山》画册里,开篇语的标题是“咬定发展主题建设伟人故里”,显然是将视为伟人。华是不是伟人,不是交城县党委政府说了算的,当然有关华的政治结论也不能由小小的县委县政府来作,那得由中央来作。

  二则,时代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,崇尚自由、民主、平等,反对一切形式的等级秩序、皇权意识和个人崇拜,已经成为普世价值,再为某位去世的国家领导人建陵供世人朝拜,可谓逆历史潮流而动,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。无论建“华陵”者说得多么动听,说什么建陵是为了供国人缅怀、敬仰,事实上,这样做只会助长个人崇拜之风和封建皇权意识。